这个世界上什么人都有

阅读 286 次
极客运营 极客运营


女神王菲和小谢复合,她微博评论里马上充斥着污言秽语:“淫娃荡妇!婊子去死!你有没有考虑过你的孩子?你有没有考虑过霆锋的孩子?你有没有考虑过柏芝的感受?你有没有考虑过亚鹏的感受?你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折腾什么!我再也不听你这个贱人的歌了!我诅咒你腹中胎儿是残疾!……”

  顷刻涨到六万多条的评论,随便翻几页,也是醉了。甚至还有人跑到王菲女儿窦靖童的微博底下留言:“你妈妈是烂货!你长得真丑!……”

  与此同时,张柏芝的微博底下就挤满了“爱心天使”:“柏芝不要难过,我们都支持你,你一定会找到真正懂得珍惜你的人……” 这些人好像忘记了,数年前“艳照门”风波过去后,也是他们一个个嘲笑谢霆锋戴绿帽,指责张柏芝是“破鞋”。

  当然,在张柏芝的微博底下,也有王菲的脑残粉站出来凑热闹:“你们懂什么?当年是张婊插足王菲谢霆锋,张才是真正的小三!” 就这样,这些人一个个义愤填膺吵得你死我活,好像王菲张柏芝都是他们自己家的姐妹亲戚似的。

  前几天,“知音体”写作协会荣誉会员巨春雷发了一篇巨雷无比的爆料长文,为当年的渣男凌潇肃洗白,声色俱厉地指责姚晨出轨在先。姚晨的微博底下马上堆满了恶语:“想不到你才是真正的婊子!老凌真可怜!……” 与她势均力敌的是唐一菲和凌潇肃的微博底下,同样得了一片骂声。正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公关手段向来令人捉急的老凌如今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也是让人哭笑不得。

  前段时间布拉德·皮特和安吉丽娜·朱莉大婚,许多人连他们的名字都拼写不出来,连他们的作品都数不出三部以上,就开始清一色地站队骂“狗男女”、“奸夫淫妇”、“婊子配狗,天长地久”……因为,皮特当年为了朱莉,背叛了原配妻子——美国的国民甜心“Rachel”,詹妮弗·安妮斯顿。

  再前段时间,周杰伦公开承认自己即将迎娶93年出生的昆凌,大把粉丝跑到蔡依林的微博底下留言,让她坚强,让她好好生活,俨然表现出一副随时都可以搂着她大哭一场的姿态。

  无处不在啊你们真是。

  天使啊你们真是。

  活雷锋啊你们真是。

  自从当年听说有“五毛党”这种群体存在的时候,我一度感到松了一口气——我在想,或许网上那些极端的不讲道理的污言秽语,那些好管闲事的过激言论,根本不是出于那些用户的本意,而是某些公关团队花钱雇来的“托儿”。这样一想,心里真是舒服多了。是啊,这么极品的人怎么可能是真实存在的?

  可是后来,当我看到那些措辞恶劣的污言秽语的时候,我一个个点进那些用户的头像,发现里面竟然有名有姓有自拍,有的是微博达人,有的是微博女郎,有的是微博会员……在那些污言秽语的微博底下的评论里,还有与其志同道合的好友互相认同点赞,又或是不赞同的人在底下与之争吵。

  看得我倒吸一口凉气。

  天哪,天哪……

  这些人不是被雇来做宣传的啊。

  这些无处不在的扮演着道德卫士的人,这些把手伸到别人私生活里去的人,这些满口恶言还自我感觉良好的人,他们都是真真切切存在在我们身边的人啊!

  两年前的九一八,国内几个城市进行反日游行,许多店铺被烧、汽车被砸,还有无辜行人被打成瘫痪,我的舍友我的侄儿当时都因为外面混乱一片而被困在地铁上险些回不了家,外国媒体早就炸开了锅,而我们的新闻联播里依旧桃红柳绿歌舞升平。

  就在那个时候,我上公选课的QQ群里就有个妹子在叫嚣:“别让我在学校里看到用日货的!什么尼康什么索尼,我管你是谁,见一台我就砸一台!” 当时我一时没按捺住,在群里回复了一句:“去你的,傻逼。” 那妹子马上像打了鸡血一样,查看了我备注的真实姓名和学院,回复道:“我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你,你给我等着,我分分钟就过去弄死你!” 我实在不想和这人吵下去,于是回了一句:“哎呀,不好意思刚才发错群了。”

  没几分钟,那个义愤填膺的妹子就在群里和其他人聊起了有关闺蜜和男朋友的琐事,好像刚才那颗被“爱国主义”烧得热腾腾的心脏,翻了个身就出锅了——沾上点老抽大葱,顷刻间成了下酒的好料。我冷笑着退了QQ,又跑到微博去看事态发展。

  当我看到一个个城市争相骚乱,看到微博上那些一片狼藉的图片,看到那些遭人破坏而成了废墟的房屋车辆,看到图片里汹涌攒动的人头,情不自禁之下,眼泪刷刷的就下来了。

  我舍友说,你神经病吧,不要看了几张图就把问题想得那么可怕,你现在走出去,身边根本没那么多魔鬼的。

  我说,你不懂啊,我看到这种新闻,是真的特别特别伤心。因为他们不是虚构的人物啊,他们真的就是生活在我们身边的人,你知道么?我忽然特别想知道,这些人平时在做些什么,他们喜欢买什么牌子的衣服,他们看什么样的电影和动画。也许他们昨天还在和我们一起讨论柯南的结局,而今天他们就拿起了武器,跑上街去砸日货抢商店,去日本料理店吃霸王餐,掀翻外国游客的桌子,干着那些流氓才会干的事情。

  我说,你听过王国维的一首词么?“试上高峰窥皓月,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 当我看着那些人头攒动的图片,我觉得我是在以旁观者的身份俯瞰这场闹剧——可是你知道么?我们就是他们当中的一个,我们就是这千千万万的小黑点当中的一个。我们和他们一样,像蝼蚁一样卑微无力毫无存在感。如果我站在他们中间,用最大的声音去吼,去跟他们讲道理,你觉得他们听得到么?

  我伤心的不是我觉得外面这些人有多可怕,我伤心的是,他们是我的同胞。在外国人的眼里,我和他们是一模一样的人。在种族基因上,我们流着同样的血,我们爱吃同样的食物,我们从小到大浸淫在同样的文化氛围中。可是为什么,我觉得我完全无法理解这些人?为什么我觉得我特别恨他们?我恨不得像微博管理员那样摁个“删除”键,把这样的人都从世界上删掉。

  之前,我在参加豆瓣在线活动的时候上传过一张图片,说有一种型号的水性笔,我一直特别喜欢用,可惜现在停产了。在狭窄的宿舍里选个拍照的地方不容易,我不得不把一堆杂物,连同我那只印有苹果logo的鼠标,也拍了进来。事实上,我因为摔坏了原装的鼠标,那只鼠标是临时在宿舍楼下买的,二十块一只——无奈的是,那家小店所有的鼠标都印了各种牌子的logo,仔细看都能看出是山寨的。图片传上网没多久,马上就有素不相识的人回复我:“其实你传这张图片的真实目的就是为了秀那个鼠标吧?可惜炫富的功力太浅,稍显做作。”

  我这真是无言以对。

  上周我发表了一篇无厘头的段子集,被网易云阅读的官微转发了,顷刻间底下充满了恶意满满的辱骂。与此同时,我发在豆瓣的这篇日志还遭到了举报。文中从头到尾,我都是在叙述我和我身边同学从说话习惯到生活方式的差异性,没有半句谁好谁坏的评价,而底下的评论满满都是:“Po主傻逼!秀什么优越感!我看出来,你的文章里充满了对你同学的鄙视之情!……”

  微信上有妹子对我说:“这太正常了,你就让他们骂呗。只要是发在网上的文章,但凡出现了‘星巴克’、‘出国’、‘留学’之类的词语,底下必然是骂声一片,肯定会有大把的人觉得这是在秀优越感。”

  看到她这么说,我莫名其妙挨骂的愤怒也不见了,余下的心情,只是替这些满怀恶意的人感到可悲。

  我提到自己从国外给舍友们带回了巧克力,接下来的对话才是叙述的重心,可有的人哪管得了这么多?一看到开头第一句,马上就回复:“出个国了不起啊!”

  我记得,我高中同学聚会的时候,我跟他们聊到这场去纽约的旅行,大家关注的重心都是我探访校园的结果,以及研究生申请和等待过程的不易。在座那位家底最殷实的高富帅同学,当时说了一句:“咦,纽约……我还没去过呢!”

  大家的反应,就是这么简单。没去过的就坦然说自己没去过,因为这根本不是个事儿,反正凭他们的条件,以后随时都可以去啊。或者说,那些地方他们根本不想去、根本不稀罕,那就当做是听一个故事而已,那也就行了啊。

  那些因为“出国”之类的只言片语都要炸毛大骂的人,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们无比热切地想要得到一些资源,可你们又无比笃定地觉得自己此生都无法得到,所以你们恨不得随时采取最恶毒的方式,去攻击那些得到了这类资源的人?

  又例如在外面被男生搭讪,以及那些和男生有关的小心事。每次当我和我那些形象气质都不错的闺蜜聊到这个话题,她们就会也跟我分享相关的经验,说说笑笑乐不可支。但有一回,我跟一个人缘比较差的妹子聊到这个话题,对方突然变得十分冷淡无礼:“我没空听你炫耀,我很忙,再见。” 我那一刻目瞪口呆,也是在那一刻,我才知道,这个女生从来都没有把我当过朋友。

  新闻里也播出过好几起——湖南省有过一件,年少时一起长大的好友,一个当了大老板,一个只是工人,大老板一直不忘旧情时时资助老朋友,数年之后,这位老朋友竟然叫了几个人一起,把这位大老板灌醉了扔进河里淹死。真是古怪!若说趁机绑架勒索,我们都可以理解他的动机,顶多骂一句“白眼狼”。可是他根本不是为了利益,而是为了“出心里的一口恶气”,因为他觉得这位当了大老板的老朋友,多年来这么资助他,都是为了向他“炫富”。

  同样的案子,前两年在纽约布鲁克林也发生过:某华侨,见自己过得穷困潦倒,而当年与自己一起移民来美国的亲戚却生儿育女子孝妻贤,一时怨恨冲上门去,杀了亲戚全家,也赔上了自己的一生。

  正如TVB经典剧集《大时代》里面那样,大少爷方进新和管家的儿子丁蟹从小一起长大,后来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和生活,方进新永远都在帮助丁蟹,出钱资助他全家,替他盗窃的儿子保释出狱……然而丁蟹每次提到方进新,都是咬牙切齿的恨:因为他觉得,方进新是有钱人,方进新一直都看不起他,方进新所有的好都是装出来的。发展到后来,他更是两度暴打方进新——第一次把对方打成了傻子,第二次索性把人家打死了。

  其实,当我们叙述很多事情的时候,我们从来没有把自己说的话和“炫耀”联系在一起。真正坦诚善良的朋友,也不会自动把我们平实的语言脑补成“炫耀”。而那些时刻都觉得我们是在“炫耀优越感”的人,既不是有足够能力的人,也不是无欲无求的人——他们一面极力渴望着我们手中的资源,一面又觉得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得到。于是,万千的不甘心不情愿,都化作了恶意,帮助他们随时曲解日常交流中的每一句话,帮助他们从每一个他们嫉妒的对象身上寻找“令人厌恶的优越感”。

  有的时候,我们不能用自己认为正常的逻辑去揣度每一个人。这世上有太多的人心里藏着恶,只不过我们不愿意相信。

  例如,反日游行跟着起哄打砸抢的那些暴民,他们是真的爱国么?他们是真的懂国家大事、懂国际交往的策略么?他们是真的懂得有关于那个岛的历史么?不是,不是,都不是。他们只是痛恨那些开着名车的人,他们只是痛恨商场里那些自己消费不起的柜台,他们恨不得毁掉这一切——当然,如果可以的话,趁机捞一笔就更好了。当时网上那些大肆炫耀自己趁乱抢到了手机手表的人,真是刷新了我的世界观。

  仔细想想,我真的替他们感到难过。他们过得太苦了啊。他们在这个不公正的分配制度下苟延残喘,他们竭尽所能却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幸福,所以他们心里藏了好多好多的恨,多到随时都可以点燃,随时都可以汹涌澎湃。

  我们都知道,由不公正到公正,是社会发展的必然。我朋友琛哥说:“我们现在就是处于社会转型期啊,上世纪的美国比我们现在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不管怎么说,一切都是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不是么?”

  社会发展,而这些人成了牺牲品。他们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承担自己肩上的压力,所以只好怨,只好恨,只好让自己变得越来越恶毒。

  例如,网上那些骂王菲和小谢复合的人,又有哪个是逻辑和道理上站得住脚的了?微博上那位晚睡姐姐说得好:“一个45岁,离过两次婚,有了两个孩子的母亲也能这样谈恋爱,有的人十分不能适应,瞪爆眼球。他们觉得女人进入四十岁,就应该低眉敛首,清心寡欲,挖个坑把自己埋了,若是恋爱,已经有碍观瞻,要是再公然在小男人面前撒娇,简直十恶不赦,臭不要脸。”

  我们这个社会,把人逼到了什么程度啊!二十多岁就开始安心认命,为了一份“稳定的人生”而努力奋斗。娶妻买房生儿育女,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上司找茬儿要低头认错,老公出轨要忍气吞声……这就是我们的社会了,这就是大多数人选择的生活方式了。既然每个人都把自己的生活过得这么隐忍这么苦涩,你王菲凭什么活得那么风生水起?你凭什么潇潇洒洒结束两段婚姻,爽爽快快说爱谁就爱谁?

  这个社会,对于王菲的恨,比起对于那些靠整容包装、出卖肉体来获取金钱地位的女人的恨,可谓多了千倍万倍。因为后者尽管违背道德,但许多人都看到了她们的心酸无奈,看到了她们必然不会有好下场。而对于女神王菲,许多人都恨得咬牙切齿——因为她活得太潇洒自在,太随心所欲了。大家分明在她身上嗅到了令人憧憬的幸福甜美,但却固执地不肯承认她的好,反而要装作道德卫士,硬把原本早已置身事外各自有了生活的张柏芝、李亚鹏,还有四个无辜的孩子,纷纷拖入这场战局里来。

  就像从头到尾秉持着“君子绝交不出恶声”原则的姚晨,哪里需要这些道德卫士来帮她或者骂她?夫妻二人不再爱对方了,各自爱上了别人,然后各自有了幸福的家庭,一切早已尘埃落定。现在时隔三年,弱势的那一方心有不甘,放风攻击强势这一方,网友们也真是顺杆儿就爬,马上就自封为法官,给他们判起孰是孰非来了。

  就像皮特和朱莉相恋这么多年,刚刚正式结婚,就莫名其妙挨了素不相识的中国网友的一堆骂。人家前妻Rachel都早已有了新生活,却总有不相干的人死抓着往事不放。

  就像周杰伦要结婚了,人家前女友蔡依林如今的男友锦荣要样貌有样貌、要身材有身材,人家Jolin在娱乐圈当了这么多年天后屹立不倒,日子过得好好的,竟然有人为了一桩前男友的婚讯,跑去她微博底下哭天抢地,大呼同情。

  人家男婚女嫁,关你们什么事?

  若说是文章那种以“好男人”形象作为卖点的人,一朝出轨人人喊打,这是情理之中——观众们不需要评判他出轨的事到底对不对,只需要大呼“被欺骗了感情”,让这个偷腥小男人滚出娱乐圈就可以了。

  可上述的那些人,一不违法二不害人,自己过自己的人生,却要遭到这些陌生人的污言秽语,岂不可笑?

  说到底,你们真的是在替他们打抱不平,真的是在替他们惋惜么?

  有多少人,是在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骂王菲和谢霆锋的人,想起了男朋友心里那个念念不忘的ex,遂恨不能对全天下的ex食其肉寝其皮;骂皮特和朱莉的人,想起了老公出轨而自己青春已逝又无法律保障,只能够忍气吞声,遂痛恨天下所有修成正果的小三;同情蔡依林的人,更多的是看到了自己的曾经,隔着茫茫岁月,看到了自己没能牵手到最后的那个对象。

  公众人物就是这一点吃亏。他们自过自己的生活,却被无数的人当做了荧幕,投影上了各种各样的想象与代入,因而也受到了各种各样来历不明的指责。

  这些观众用别人的人生来完成自己的幻想,用自以为是的道德制高点,来包装实质上的自作多情,仔细想来,真的是太可怜,太可悲了。正如契诃夫的小说《洛希尔的提琴》里面的主人公亚科甫——他以做棺材为生,永远都在盼着身边有人死去;他一辈子过着贫穷拮据的生活,每天总想着自己又损失了什么;他有一个勤劳温柔的妻子,可他一辈子也没有对她好过一点点。

  最后,到他妻子过世之后,他忽然开始想:为什么我会把生活过成这个样子呢?他走到自己和妻子年轻时坐在柳树下唱歌的地方,想起他和妻子曾经有过的那个金黄色头发的小娃娃,他忽然发现自己的人生曾经有那么多的可能性,只可惜,他把自己的这一生都耽误了:

  “……如果把这些事一齐干起来,又是捕鱼,又是拉提琴,又是用船运货,又是杀鹅,那会挣下多大一笔钱!可是这些事连做梦也没有想到过,生活白白过去了,没有一点好处,没有一点欢乐,完全落空了。以前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指望了,往后看呢,什么也没有,只有种种损失,而且是可怕的损失,简直叫人浑身发凉。为什么人们都不能好好地生活,避免这些损失呢?请问,为什么人们把桦树林和松树林砍掉?为什么牧场白白荒芜?为什么人们老是做些恰恰不该做的事?为什么亚科甫这一辈子老是骂人,发脾气,捏着拳头要打人,欺侮自己的妻子呢?请问,刚才有什么必要吓唬那个犹太人,侮辱他呢?为什么人们总是妨碍彼此的生活呢?”

  我不知道,那些满口污言秽语、满心恶毒念头的人,等到了像亚科甫那么大的年纪,会不会体会到这种深刻的悲哀。

  他们会不会知道,他们的人生原本可以有几万种活法,可他们却选择了最辛苦的那一种?他们这一生都在折磨自己,并且不惮以最歹毒的恶意,去折磨每一个他们能接触到的人。他们永远都在把心里的怨恨转嫁到每个可能的对象身上,他们摔碎了自己原本单纯的心,他们一早就丧失了快乐的能力。

  可没有人能跟他们讲清这个道理啊。因为他们就生活在我们的身边,他们是个太庞大的群体,我们不管怎么大声朝他们呐喊,他们都听不到。

  其实我们不必责怪他们,也根本不必为他们感到哪怕一点点的生气。

  如当年商鞅变法,起初有那么多人无法理解他,后来又有那么多人去奉承他,他一概不理会,将这些“乱臣贼子”全部发配边疆。如此一来,威信是树立起来了,却白白为他自己埋下了不少隐患。

  因为,跟这些人计较,根本就是没有必要的事情啊。

  在“百家讲坛”里,复旦大学的姜鹏教授在评价商鞅时,说过这样一段话,放到此情此境,同样适用:“我们要知道,在任何一个时代,勇于改革、勇于改变的人,往往只是少数人。绝大多数,剩下的那些,都是普通人。但是这些普通人,你不能因为他没有才能、没有参与改革的勇气,或者说没有眼光、没有远见,而去漠视他,或者说是去嫌弃他。因为这个世界、这个社会,由这么多人共同组成,这些平凡的绝大多数,他是这个世界、这个社会重要的组成的一部分。所以,他们的习性和习惯,也应该得到尊重。”

  是啊,我们会觉得有些人太愚蠢,有些人太恶毒,有些人太可怕,有些人道不同不相为谋。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他们和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甚至他们有可能才是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我们与他们,都是组成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摩肩接踵,距离相近,地位平等。

  我相信,挨骂的王菲、姚晨,还有皮特和朱莉,都不至于为这种人这种事白白给自己添堵。

  因为,这个世界上,就是什么人都有啊。

  即使我们永远都无法理解他们,我们也应该尊重他们的意愿。

  甚至,我们应该感谢他们——因为他们的存在,使头脑清晰、心地善良的人在这样的衬托下,更容易脱颖而出。他们身上的负能量,使我们每个人的勤奋和优秀,成为了一件更加了不起的事情。

复制 顶部
  • 用户登录还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 用户注册已有极客运营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