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眼红马云,看看你能不能像他一样跨过这十道槛

阅读 259 次
极客运营 极客运营

葵话宝典

业内对马云的评价是:一个有着和拿破仑一样身高,也同样有着和拿破仑一样宏图大志的杭州人。这位最早在中国开拓电子商务应用并坚守在互联网领域的企业家,创造了中国互联网商务的众多第一与奇迹。


阿里巴巴集团即将创下全球融资纪录,自己也成为全球最大的草根创业者平台。不用说,无论哪个标准来看都是风头无两。不过俗话说的好,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阿里巴巴和马云本身也是草根创业的典型。从屌丝逆袭为“外星人”,当中的苦难有谁知?换句话说,要比富马云比你富,但要说比惨你也未必比的过。在这方面,这个世界是公平的。


一、至少有2次求职因为外貌被拒


几乎所有人看到马云都会印象深刻,因为像外星人ET呗。现在任何人包括马云都可以以调侃他的外貌为乐。但回到20多年前,马云没少为外貌发愁。且不说高考考了3次,第一次高考落榜之后,他的梦想是去酒店做服务员,也梦想做警察,统统因为外貌特征被拒绝,说白了就是:丑!


问题是,长成什么样,马云决定不了啊。世界就是这样:至少他永远失去了进入酒店行业这个梦想。


对了,他后来找到一份零工,去踩三轮车给人送杂志去了。



二、翻译社靠卖袜子来补贴


和朋友一起创办的海博翻译社是马云最初的创业。这家杭州第一家翻译社一开始就面临窘境。第一个月收入700元,而房租是2400元。怎么办?为了让事业撑下去,马云只能把翻译社的一半店面出租给别人。自己开启第二兼职,背着麻袋去义乌批发鲜花、手电筒、内衣、袜子、工艺品来卖——这看起来还算是个老板。但后来他就不得不上门推销商品,对象包括医院、赤脚医生。英语班的学生也帮他到百货大楼门口发传单、拉横幅、做宣传。受尽了路人白眼,完全没有高大上的翻译公司范儿。


往好了说,马云可能通过这个过程很早地了解了小商贩和销售的艰辛,对今后创办电商平台准备了经验。


但客观的说,创业的事情真不适合玻璃心的人来干。


对了,马云当时还是杭州电子工学院全校课程最多的老师之一,上面说的都是他的业余工作。



三、怎么证明别人都没见过的互联网——说说说做做做


“中国黄页”的业务是把国内单位的资料放到互联网上去,让老外能找到他。但那时候国内还没有互联网,谁也看不到摸不着,属于“信则有,不信则无”的范畴。创业团队在收到客户资料后翻译成英文,然后快递给美国合作方做成网页——要为看不到的东西心甘情愿付钱,换成哪个老板都不会信啊。因此,马云团队不但要证明客户资料已经上网,还首先得证明世界上有互联网这种东西。


马云不懂技术,能做的事情就是不断地说,他每天出门对人讲互联网的神奇,还在大排档跟人神侃瞎吹。老板不相信,除了打印网页之外,还请老板打免费越洋电话,问在美国的亲戚朋友,让美国人上网查证。1995年上海终于开通互联网,“中国黄页”团队还提供额外服务——长途电话到上海再接入互联网,花3个半小时才看互联网上的照片,焦躁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的马云欣喜若狂,委屈的泪水稀里哗啦地掉了下来。


而在很多没有互联网的城市,马云则一律被称为“骗子”。这也是“马云是骗子一说”最初的来源。



四、“这个事情你应该先约”


马云现在是阿里巴巴集团的董事局主席,但当年也不过是一个“推销员”。央视纪录片《书生马云》里,瘦小的马云梳着八分头,背着一个黑色单肩包,敲门找人,逢人便讲,“我是来推销中国黄页的。”一脸迷茫又不耐烦的人们将他“请”出门外。有个编导干脆跟记者说,这人不像好人!


1996年,马云在北京到国家某委推销,说“中国黄页是给国家某委在信息高速公路上做宣传,把中国全部放到电脑里去,让世界了解中国”,得到的答复很不耐烦:“这个事情你应该先约,你要是不约呢,我很难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马云的样貌和大街上任何一个推销员完全一样,但吃的闭门羹和白眼不但没有改变他对互联网的相信,还成为阿里巴巴事业发展的精神动力,这可能是最大的差异。


即便后来创立阿里巴巴之后,员工去企业上门推销业务,被狗追,被保安赶也都是家常便饭。



五、南归前痛哭 连续4次创业失败


阿里巴巴团队曾在北京干过一段政府项目,最后马云决定南下杭州再次创业。在北京的14个月,马云从没带团队一起去游玩,最后一天他们决定去长城。晚上,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饭店,天下着大雪,众人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一起抱头痛哭,最后唱起了《真心英雄》,唱完《真心英雄》就唱老歌,一首接一首,这群走南闯北的汉子们都回避着“离别”这个对他们来说太过沉重的词语。许多人都不记得那天晚上马云到底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第二天开始将要面对怎样的生活,但是那个晚上,酒是热的,心是热的,歌是热的。大家就记得唱了一个晚上的《真心英雄》。


这也意味着此时已经是马云30岁以来第4次连续创业失败。



六、没有人看好 最少时银行里只有200元


在外界流传的关于阿里巴巴接到投资的只字片语中,都潇洒地提到6分钟搞定孙正义的2000万美元和雅虎后来的10亿美元,实际上更多的苦痛不为人知。


没有豪华的团队配置,也没有美国成功模式可参考,与北京、上海、也广州等地的同行相比,阿里巴巴一度是互联网行业的丑小鸭。互联网素来以烧钱著称,阿里巴巴创办后也面临资金压力,最为窘迫的时候银行里只有200元。有一次马云去见上海的投资商,对方出了一个苛刻的条件。马云不满意但不免犹豫,于是溜出去问管财务的同事,得到的消息是:账上已经没钱了。回去之后马云还是咬着牙放弃了这笔投资。


他不说,没有人知道当时他的内心有多么煎熬。


在时隔15年之后的纽约IPO路演会上,马云才以玩笑的形式一吐当年窘境:“15年前我为融资200万美元,我来纽约,失败而归,15年来我就没放弃,这次来纽约就是想多要点钱回去。”



七、公司差点因“非典”崩溃


尽管阿里巴巴经常说非典让大家真正关注到不需要出门的电子商务。但非典几乎让阿里巴巴崩溃。


因员工去广州参加广交会染上非典,这让整个杭州如临大敌,实施了最大规模的隔离:超过500人被隔离,杭州市长前一天刚来视察过,结果市长及随从人员也因此被隔离。同楼的其他公司员工纷纷带着电话机、传真机、电脑象逃难一样跑,隔壁公司有人冲进阿里巴巴砸东西泄愤。那时的阿里巴巴在杭州一举“成名”,但员工上街根本不敢说自己在阿里巴巴上班,就像见到了老虎一样恐惧。一直到隔离结束以后走到街上,都会遭到不正常的待遇,人们还会指指点点。


这期间员工全部回家,换一些公司可能就此解散。但工作并未停止,员工将工作电话转移到家中,甚至家里的老人都养成习惯,拿起电话第一句话:“你好,阿里巴巴。”


受到影响的还有当时还处于保密期的淘宝网。5月10日,淘宝网成功上线,但因为非典隔离,场面极为寒酸,甚至凄凉——没有鲜花,没有大餐,没有镁光灯,没有欢快的音乐,没有涌动的人群。“在略显沉寂的卧室里,躺在床上的马云面对着天花板,慢慢地举起了酒杯,虔诚而默默地念叨着:保佑淘宝一路顺风。不过,马云绝不是孤独者,因为他知道,那一刻,同样的仪式将在散落于杭州市的十余处居民住宅里同时进行。”


也因此,5月10日被阿里巴巴定为“阿里日”,回顾非典的磨难,感恩员工家属一并参与。马云也总不忘在每年给员工的春节邮件中提醒大家,“大年三十晚上,八点老习惯,我们对空敬酒感恩,祝福。”



八、被大象全面封杀


在淘宝网创立之初,国内的c2c市场就已经有霸主eBay。2003年,eBay和易趣(合并为一家)的市场份额达到了90%以上。无论是技术、资金、人才、占有率还是品牌,eBay易趣是全面占优的。并放出豪言说:淘宝只能存活18个月!


淘宝网不仅仅全面落后,更惨的是被eBay全面封堵。eBay买下了搜索引擎中关于“淘宝”的关键词广告,搜索淘宝就出现“要淘宝,到易趣”的广告,还在自己的主页上打出了“淘宝贝,开店铺,生活好享受”的宣传语,这正是广告封杀。接着,eBay易趣与各大主流网站签署了一年的排他性广告合同。合同注明,一旦发现这些网站与eBay易趣的竞争对手如淘宝网产生任何有关宣传和推广的合作,就要支付高额的罚款。甚至在淘宝的办公室对面,竖起了ebay易趣的广告牌。淘宝网只能投中小网站,更有意思的是,只要其在一家网站上投放广告没几天,eBay易趣就会用两三倍的价格独家买断该网站所有关于在线交易的广告。


走“投”无路的淘宝网只好将广告投放在公交车、电梯和地铁列车上。

现在,淘宝网已经是全球访问量最大的电商网站。



九、:汶川捐4744.7万 被污只捐1元钱


时值2008年汶川大地震,众多企业宣布为灾区发起捐助。此时一篇《马云为汶川捐款1元 冷静得让人脊背发凉》的文章在天涯、网易论坛地处散播,并通过QQ群大量散发。文章说,“马云只捐了一元钱……一元钱也足够表达态度……在逃避责任……置灾区人命于绝境,与间接施暴何异?”


在举国哀悼的时刻,被宣布“只捐1元钱,不捐有理”,很快引发了网友们的愤慨,论坛上充斥着“马云滚出”、“从此再不上淘宝”等字眼。

而这一切竟然是彻彻底底的谣言。彼时,马云正在国外,听到消息就立刻捐出100万,随后整个公司、员工、用户等一起行动,最终汇成4744.7万元的善款。此时被污“只捐1元钱”,颠倒黑白,让有心的竞争对手大发“灾难财”。


除了直接捐赠之外,阿里巴巴随后还对口援建青川灾区,利用电商平台优势为青川人民搭建平台。并发起“阿里志愿者行动”,此后数年,都有员工利用各方面力量驻扎援建青川。做“授人以渔”的长期事业。

现在跟阿里集团密切相关的有2支公益基金,一是起始资金5000万元的集团公益基金,每年按年收入的0.3%补充扩大,是国内互联网企业首家环境保护基金。而马云和蔡崇信一起捐出自己的部分股票成立专项个人公益基金,该基金规模约为阿里巴巴集团市值的2%,估计在20亿美元到40亿美元之间,也是国内最大的个人公益基金。



十、“偷走支付宝”闹剧


2011年关于马云偷走了支付宝的事件闹得纷纷扬扬,雅虎对外披露阿里巴巴集团旗下支付宝已经剥离出去,这一消息引发各界的关注。不少评论人士指责马云只顾私利强行转让支付宝给自己名下,著名的财经出版人则认为马云“偷天换日……没有遵守契约……违法商业原则……错在违背了支撑市场经济的契约原则,其后果不可小视……可能直接影响海外投资者对中国公司的信任,形成大范围的“支付宝折扣”。”还有人忿忿不平于广泛存在互联网行业的VIE架构曝光于天下,甚至将因造假导致中概股暴跌也算在马云头上。


随着事件的逐步明朗,人们才发现,所谓的“偷”并不成立,管理层就转让一事已经多次在董事会内讨论,各方均知情。其次转让的原因也出于符合央行的规定并可持续支撑淘宝等业务的发展的需求。而即便转让后股东方们就补偿也一直展开透明协商。最终,雅虎、软银、阿里集团达成完整协议,雅虎和软银盛赞,“将会维护淘宝的价值,并让各方分享支付宝的利润,同时确保阿里巴巴集团能在支付宝上市时得到价值兑现”、“建立在阿里巴巴集团、软银及雅虎长期深厚的合作关系以及互相信任的基础。”


马云在支付宝占的股份跟在阿里巴巴集团一样,都是不到8%。粉碎了马云强取豪夺支付宝的传闻。



“男人的胸怀是委屈撑大的”,马云自己这么说。在看到阿里巴巴和马云的成就时,不可不知成就也建立在苦难之上。

复制 顶部
  • 用户登录还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 用户注册已有极客运营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