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需要一场婚礼

阅读 567 次
极客运营 极客运营

在欲望都市的电影结局里,那个穿着薇薇安韦斯特伍德订制婚纱的文艺女王,并没有艳光四射的踏入红毯,因为她的夫君半路逃跑了。


那些害怕婚礼甚至厌烦那一切婚礼习俗的人,无法接受如玩具木偶一般的被摆弄,无法接受两个人的感情非要和不相干的那些人纠缠在一起。而我,曾经也以为,我不需要一场婚礼,无法理解为什么要投入那么多精力去折腾一场给别人看的宴席。


可是,现在我却坚定的认为,在走入婚姻之前,我们一定需要一场婚礼。


几年前,在张家界,参加我的老闺蜜的婚礼。我们一起住在酒店。第一天清早,化妆师来敲门,她穿西式白纱裙。她跟我说:我们土家族,嫁女儿,是伤心的事,所以不能大张旗鼓。所以我穿白婚纱,白色是为自己而穿。当夜,按照土家族的规矩,所有娘家女眷围坐在一起唱歌。她坐在正中央。那些旧时的歌谣的已经没人会唱,于是,就唱,大家都会唱的那些歌。没有KTV,拿手机放伴奏。


唱了哪些歌,我都忘记了。只记得有一首歌,唱到一半,她就哭起来。很多人的眼泪也跟着涌出来。古时出嫁从夫,再难还回。今时今日,娘家婆家不再隔着山水迢迢。可是,还是挡不住那样的氛围。没有那一刻,不知道什么叫出嫁。


晚上,我们俩把那席纱裙工工整整铺在床上,她说给它照一张吧,虽然不是Verawang,却也可能是我最后一次穿上它。第二天,更早的清晨,天还蒙蒙亮,红裙上身,金钗插满头。化好妆。一屋子的娘家亲眷。和爸爸妈妈合照,和外婆合照,和舅舅舅妈合照,和那些从小看着她长大的人合照。


临近中午,听到楼下鞭炮齐鸣,听到乐器混杂在一起的热闹声响,当一行男眷涌上来,屋子里瞬间拥挤起来。各种喧闹中,她和妈妈相拥而哭,旁人都在劝,眼妆要哭花了,不要误了时辰,这是喜事啊,还是止不住哭成泪人的母女俩。后来,新娘子在簇拥下,走下楼梯,上了婚车。鞭炮再次齐鸣,人群浩浩荡荡的离去,奔赴一场真正的喧闹。


婚礼,就是这样一个很奇妙的场景。我们都以为我们会那样厌烦这种世俗的喧闹,但其实,在自己的婚礼里,你根本是望不见那些喧闹的。


我记得闺蜜的父亲在台上是如何义正言辞的念完那张讲稿,每一字每一句里面都是两个字:托付。不管台下的人,是否听清,都不重要。那个一字一句写下,再一字一句念出来,这个交织着托付的过程,对他来说,最重要。她说,这一生活到现在,第一次听到她内敛的父亲,在这么多人面前如此这样高调的赞扬自己的女儿。


我结婚的时候,我妈是没有哭的。她大概忙碌的没有时间,我预计她也不会哭。我只记得那天中午的鹅毛大雪。记得一张张闪过的熟悉又陌生的脸庞。记得婚礼上他说:婚姻是人生的一个新的开始,说的振振有词。记得楼下交杯碰展,我们在上面对唱: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


喧闹中自然有各种人生百态,人世本就是永恒喧哗的。他们关心菜式够不够好,烟酒够不够档次,他们谈论着关于婚礼的那些二手的八卦信息。这些其实都与你的感受无关。


但只有经过这么一场喧闹,才能照见到彼此心中的郑重,不管外面如何喧哗,在那一刻。在夹杂着复杂、浮夸、陌生、悲伤的热闹里面,你反而最沉静,前所未有的清晰,你就这样托付给了谁,谁又从此真的在众人的见证下与你的生命真正重叠了。所以,我相信,那些逃跑新娘和逃跑新郎,经此一役后,反而更容易找到幸福,因为,没有任何时候让你更能看清自己。


在这个如今如此缺乏仪式感的国度里,我们会失去很多觉察的机会。不敬天地,不敬鬼神,觉察自然就会离我们越来越远。所以,太多错误,都错在后知后觉。所以,我们以为逃离,才是最快速的跃进。所以,我们以为妥协,才是最快速的智慧。


殊不知,一切繁琐里才能照见简单,一切世俗中才能照见脱俗,一切喧闹中才能照见沉静。你只是已懒惰成疾,把任性当成自由,把逃离当成有趣,把轻松当成安宁。


在我的另一个老闺蜜的婚礼上,她的夫君近乎哽咽的说:虽非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举座哗然。每个人都记住了这句话。


见过太多情侣,在即将踏入婚姻之前,因着不能跨越种种世俗而分道扬镳。不能说,他们不够爱。也不是每一对站在人前接受众人见证的婚姻,就是真爱。可是,站在那里,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一定是跨越了犹豫、纠结、懦弱,是一种孤注一掷,是一场真正的告别。


如果在那一刻,你的心里照见的是澄明,我相信,你一定能感受到一种纯粹的幸福,前所未有。这与婚姻是不是在海边在圣殿在蓝天白云下,都无关。这与鲜花够不够美,钻戒够不够闪亮,婚纱够不够奢华,都无关。


我是从我的婚礼的那一刻后,意识到,仪式感对于人生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我们需要盛大的欢聚,盛大的离别,盛大的狂欢,盛大的合唱,盛大的礼物,才足以成就人生的丰富。


我是从闺蜜的婚姻里,感知到,仪式感对于人生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因为内心终究是需要戏剧感才能完整的。不管幸福还是悲伤,再普通的日子,你也是你的女主角,需要在某些时候,金钗当头,嚎啕大哭。


那些无趣的委屈的人生,缺的不是幸运或者得到,缺的是只照见世俗和疏离。这些人,太难沉浸到幸福与快乐中去,总是游离在人群之外,游离在自己之外,还自以为清醒,还为自己那难取下的面具而骄傲。所以,永远感知不到当下的喜悲,永远和真实的自己擦肩而过,永远在当下重复着过去,又或者在当下忐忑着未来。


当你不曾真正体验过的时候,你就去妄自评判和拒绝。所以,你才错过了太多本该美好的遇见,和本该清晰的照见。这是你自己对自己人生的拒绝。


今天的我,感觉比过去的我,要更幸福。我想,正是因为,学会在一切繁琐里照见简单,在一切世俗中照见脱俗,一切喧闹中照见沉静。所以,我不再那么容易在繁琐世俗喧闹里厌烦人世,不再那么容易腹诽俗气和卑微。


所以,请相信,那些在别人的婚礼上哭泣的人,一定是因为比那些冷眼旁观的人,更容易感知到幸福。

复制 顶部
  • 用户登录还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 用户注册已有极客运营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