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已进入互害模式,人人逃不脱

阅读 300 次
极客运营 极客运营

引导语

导读:你觉得你占了便宜,我觉得我占了便宜,最后谁也占不了便宜——这就是处于互害社会生态链中个人的典型心理。处在这个链中的每个人,都逃不脱伤害和被伤害。

中国社会互害生态链,害人终害己!



农民——农民种菜,喷洒农药,自己不吃,卖给别人。他说:菜有毒,我吃肉。


农民养殖,添加激素,自己不吃,卖给别人。他说:肉有害,我吃菜。


食品加工者——腐乳、榨菜、鲜辣酱添加苏丹红,加工者说:我知道这个害处多大,不吃。


奶粉、乳制品里有三聚氰胺,加工者说:这个有毒,我不吃。


餐馆用得是地沟油,老板员工说:这吃了不好,我不吃自家饭菜。我吃别家的。


大米添加白蜡,加工者说:白蜡是不能食用的,大米我不吃,我吃别的谷物。


如果农民种的不能吃,养的不能吃,食品加工者加工出来的东西不能吃。大家可以自耕自种,自给自足吗?不可能。


有毒的食品谁吃掉了呢?医生、工人、服装生产者……甚至还有他们自己。



服装生产者说:我生产的服装添加了甲醛、PH值、可分解致癌芳香胺染料,虽然甲醛能够赋予纺织品放缩、抗皱、免烫、易去污的功能,PH值在弱酸范围内有利于保护皮肤,可分解致癌芳香胺染料可用于染色、印花和着色。


但是甲醛对人体的呼吸道和皮肤有强烈的刺激,易引发呼吸道炎症和皮肤炎。PH值呈强酸性或弱碱性,容易刺激皮肤,造成皮肤瘙痒。可分解致癌芳香胺染料分解产生20多种致癌芳香胺。


所以,我生产的有问题的服装我不穿,卖给别人。我只穿安全的或者符合国家安全标准的服装。


问题衣服虽然只是穿在身上,不是吃进口里,也可能致病致癌的。那么有害的服装穿在谁的身上呢?农民、食品加工者、医生、工人……都有可能。

住,行


开发商——开发商拿下工程,一部分的钱用于打点,一部分钱要用来盈利,剩下的才是建筑资本,偷工减料在所难免。


桥塌了。房倒了。路断了。


开发商说:我要为自己建造一所坚实的房子,我不走我修过的桥,建过的路。我把豆腐渣房卖给别人。


这些房子谁在住,路谁在走,桥谁在过?农民、工人、医生、食品加工者……都有可能。


医生说:过度输液降低人体免疫力、损伤肝肾等器官、导致人体菌群失调、可能造成人体不良反应。


使用抗生素增加患癌风险、破坏肠内生态、增强微生物耐药性、产生过敏反应。


有些高价药其实疗效一般。


有些检查可能并不需要。


但是为了能够多赚钱我要给病人输液、使用抗生素、使用高价药、进行不必要的全身检查。我自己很少输液、不使用抗生素、不用高价药、不过度检查,我只把这些开给病人。


那么谁在被医生摆布?农民、工人、开发商、食品加工者……都有可能。

互害生态链已经形成,每个人,无论你从事什么行业、地位高低、年龄大小,都不可避免地生活在这个生态链里,无法逃脱。


自保式害人,终将害到自己。




复制 顶部
  • 用户登录还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 用户注册已有极客运营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