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里的爱恨情愁

阅读 212 次
极客运营 极客运营

为什么,那些关于朋友圈的讽刺都是真的?

所有那些朋友圈多发的心灵鸡汤、创业教义、星座运程、不转不是中国人……我们都真的确实在朋友圈见过哦。所以也有人说,我还以为朋友圈这个圈字念juàn,因为我每次打开朋友圈都是去看他们今天又蠢了没有……

当然,并不是其他社交网络上就没有这些“略蠢”的内容,但是一打开朋友圈,确实会被一股移动版QQ空间的气息迎面扑倒—就像一只哈士奇,喜气洋洋踌躇满志,以及智商成谜。

在这个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的时代,我们可以设想一下朋友圈的使用情境:你打开朋友圈,想发点儿内容,却只看到一个大大的“相机”图案,提醒你最好发点儿图。然后你打开了手机相册,浏览了一遍那些自己都无法正视的自拍,和沙县小吃就餐留念照,内心涌起一股惆怅—遭遇了这种时刻,接下来你所能做的,就是转发“一定会有天使替我爱你,在那之前请抱紧自己”和“如何快速致富”。而长按拍照键才能发文字这种设定……到底是为什么啊!

再横向思考一下的话,你的微博里有70%的内容可能来自一二三四五六线明星、话唠大佬和才华侧漏的段子手,而“朋友圈”真的是那些你有联系方式的朋友。这是不是因为,我们自己的圈子本身就没有想象中那么High呢?所以,也有种比较伤人的说法是:“你Low,你的朋友圈就Low。我就不会,我每次打开朋友圈都会美晕过去三次。”

且不说讲这话的人是不是疑似低血糖,这个故事依然提醒了我们:朋友圈就是一个圈子,你的朋友是自己可以选择的,比如那些仁波切,其实完全是可以被拉黑的哦!再或者,关闭朋友圈行不行?以众人在圈里的表现作为再认识工具行不行?
所以,每个人的朋友圈的水准和我们生活里其他很多事情一样,取决于我们的品味高低,但是并不是不可以提升。而你自己,是不是真的不是“圈”里的一员?也许总有一天,会有这样的谚语流传:“看一个人的底牌,就看他的朋友圈。”

我们在接下来的条目里,列出了几类朋友圈使用人群,也为每一类“朋友”给出了一个分值:比如你热爱点赞,而且有品位,应该是朋友圈“正向用户”,给你5分;而热爱发鸡汤、怨妇体诗歌、老掉牙的段子者,扪心自问,你为构建和谐社会做出贡献了吗?拿好负分,重新发帖。

也许,你可以按照我们这个 List 算一下自己到底值几分,是朋友圈正向用户还是负向用户,把这个当作一项在刷微博、打飞机之余的另类休闲娱乐。

我们数了一下,以下条目中所列举的负面举动和正面举动的比例是4:1,其实并不是特别科学严谨。但是,如果你经历了这四比一的考验,算下来自己依然还是正分—那么,你真的是不错的朋友圈公民。



爱心狂魔:+5

如果说,给心灵鸡汤、成功学点赞是一种自甘堕落的同流合污,那么“政治正确”的点赞方式就是给猫狗萌图点赞,只是也略显无功无过了些。如果对方说到想养浣熊就太好了,你正可以语重心长地引用“江宁公安分局”警察蜀黍的话温和地制止对方,比如“发飙的干脆面干翻中小型犬类无压力”……

一种比较流行的点赞方式,是在别人的倒霉事下面心,表达“哈哈哈”。这种时刻你会觉得似乎所有人在网络上都变成了贱萌且贫的帝都人,不互相损就不是真友谊。而那些满世界“心”来“心”去的人,久而久之,大家就都知道了,他们的“心”其实就是台湾故宫卖的那个胶带:“朕知道了”“朕知道了”……
美食党:-3

“爱拍食物是病。”可惜这是个英国专家说的,英国人如果爱拍自己国家的黑暗料理可能确实是病,而且在英国人使用指南《英国人的言行潜规则》里正经写到:“英国人不应该表现出对食物的热爱,那是低俗的”。不过,就算身在舌尖上的中国,也还是友善地提醒一下所有随吃随拍的爱好者,如果饭前总让同桌人等15分钟,有一定几率随机触发“永久失去此桌朋友”事件。而另一些人,比起食物他们更爱拍就餐环境,关键词是“低调的奢华”。还有一些自己能做饭的,发自制饭菜图片其实就像雄鸟展示羽毛一样,目的是求偶,发完之后就害羞而焦灼地等着择偶范围内群众的赞美,但是80%的无关旁人看到,感想只有“咦,还没嫁出去吗?”

云同步党:-2

同一条消息,你可以在他的微博、人人、朋友圈乃至Instagram同步刷新到。在审美疲劳之外,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人对你说,我有个秘密只告诉你哦!然后当你按捺不住、偷摸转告别人的时候,发现大家都知道了。



汇报工作党:-1

从微薄、Path到朋友圈都是:今天去哪里工作了,干了什么活,有了何等的感悟,啊工作很好老板真伟大。如果老板没有点“心”,或者第二天在晨会上隐约给予表扬,就会有点失望—当然,这是同事们观察出来的。

没脚鸟党:-3

无论出差还是旅行,反正此人永远在外地。发图规则多为九张一组,就这还依然意犹未尽,觉得尚未完全展现出所在地的美,不管此地是南极还是南戴河。而群众的普遍观感大概只有“啊,果然并非人人都是iPhone摄影师。”“安卓的成像效果确实不行”以及温馨提示一条,自鸣得意的出镜照的大部分用处是“看,这就是上次我说的那个傻×。”

非常功利党:-1

有一类人,如果发布的内容三分钟内没有人“心”,就会怀疑自我,然后落寞地删除。以及,在七夕之日,赫然发现在两则“哇老公真讨厌又送我花了”及“老婆送了我一生只能送一次的玫瑰花,老婆你是我的唯一!”秀恩爱内容之间,夹杂着自己分享的“微博营销36条军规”,他也会忽然感到非常寂寞及冷,就又默默删除了。

呃,做自己,好吗?




移动资料库党:+3

声称转发的内容全是“干货”,虽然这个词的流行程度已经到了令人担心超市的干木耳、干香菇及脱水蔬菜将涨价的地步,但依然触发了我们向善的仓鼠模式。可一旦当时自己忘了转事后想找到可就太难了,微信赶紧推出Mark功能啊!此外,容易遭遇的另一个困扰是,总是加了太多认真严肃的微信公共号,于是每次微信一“滴”然后高兴地拿起来看时,总是新文章的推送,在叹气的同时深刻地意识到,其实自己并不是一个好奇心丰盛的超人,这辈子估计也成不了乔布斯雷布斯了。

人脉帝:-1

你永远能在自己的朋友的内容底下看见某位社交名媛(无论性别)的“心”或者评论—这让人有一种自己喜爱的小众动画或者小众明星忽然红了的不甘之感:“原来连他你也认识吗?!”

发广告党:-2

创业者多发病症,比如我们的App更新啦,我们被某某科技博客报道啦,我们的业务超过10亿啦,诸如此类,而互动者多互称某总。这种时刻,选择似乎只有两个,礼貌地“心”,和不礼貌地拉黑。

当然也有霸气人士,可以在对方宣称生意规模近日已逾10亿的帖子下面从容回复“10亿也没有很大嘛”,实在是敢言他人之不敢言,真乃人中龙凤,国之栋梁。

因为打飞机而抛弃友谊党:-3

常见言论分为威胁派:“为了让自己打飞机排名第一,我决定把排名在我之前的好友删了”和谆谆善诱派:“这些打飞机分数这么高的人,你们是不是太闲了点呢?能不能去干点儿正事呢?好让我把排名往前蹿蹿……”飞机恒久远,一只永流传,若为友情故,还请多收敛。再说很可能你辛苦半天在自己这里成了三甲,在人家那儿却根本上不了榜啊!

拯救世界党:+10

那些逆流而上,坚持在朋友圈发真正好玩内容的人,真是朋友圈的一股浩然正气呀。无论是真正让人美瞎的高质量自拍,聪明的俏皮话、贱萌图片、夜观天象参到的真禅,Hollister开业红裤头男模高清大图(不夹带自己和男模拥吻的私货),“本人因近日离婚心情不好家里家具均白送请朋友们踊跃认领”等等……就觉得,就算是有一天怪兽来袭,这些愿意以一己之力挑战旧势力的人儿,也一定是跟着大将军造大型人形机器人的栋梁之才啊。朋友们,世界就交给你们了,请加油。

为了发图勉强写段文字党:-5

无论图片是看到随手保存下载的,还是第五百张同一个角度的自拍,其实只是想发图,看得出写文字的态度很勉强,或者跟图片毫无关系,令读者有一种穿越之感。这种文字多是类似宋词的一种现代诗,忽长忽短,主要内容是“相思”、“流年”、“落寞”、“凄美”的排列组合,文学特色是好写。读完朋友圈诗歌百篇,再读胡适“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还。剩下那一个,孤单怪可怜。也无心上天,天上太孤单。”忽然也清丽可人了起来。




求安慰党:-5

深夜出没,语言风格和配图均类似发图党,只是更具目的性,又称约炮党。

无事不登三宝殿党:0
(具体分值视求助内容而定)

平时不发内容,一发内容均为求助,比如代人招聘、Coding出现瓶颈需要求助大神等等。其实人民群众最喜欢看到的求助帖是“我们现在在吃×××,吃不完了,来人救场!”

自拍及裸照党:-3

前者多为女性,后者多为男性,还有些备注“一小时后删”,让人极其想劝诫一下:“有这个精力数钟点还不如去Snapchat发哦。”豆瓣上有个帖子,叫做“会有那种美且不自知的人吗?”评论说,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美且不自知的人,不过丑且不自知的人的确很多。自己是怎么看得下去自己的照片的,替他心疼。你看像我,就从来不发这种扰民的内容……

职业圈党:-4

就是把朋友圈完全当成行业圈在用。见天发布行业最新动向,业界资深人士访谈,求职信息一览等等。当然,偶尔还免不了一番个人见解以及积极上进之表态,很让人怀疑Ta的朋友圈好友全是换名片加来的—真朋友呢,全在另一个账号里双卡双待吗难道?

复制 顶部
  • 用户登录还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 用户注册已有极客运营帐号,